用泥巴让扬州历代名人重生

信息来源:国家美术考试网 ┊ 作者:www.360mkw.com ┊ 发布时间:2013-10-08 08:50:30
    【国家美术考试网(www.360mkw.com)】讯:女雕塑家刘渝:用泥巴让扬州历代名人重生,据国家美术考试网(www.360mkw.com)记者介绍,刘渝:女,1940年生,雕塑家、画家。辛亥革命先辈刘揆一孙女,1965年广州美院雕塑系毕业,先后任职任教扬州玉器厂、扬州玉器工艺学校、扬州

    【国家美术考试网(www.360mkw.com)】讯:女雕塑家刘渝:用泥巴让扬州历代名人重生,据国家美术考试网(www.360mkw.com)记者介绍,刘渝:女,1940年生,雕塑家、画家。辛亥革命先辈刘揆一孙女,1965年广州美院雕塑系毕业,先后任职任教扬州玉器厂、扬州玉器工艺学校、扬州工艺美术研究所(高级工艺师)、佛山大学艺术系副教授。

她创作了一批享誉海内外的雕塑作品:曾主持复制日本国宝鉴真大师像,现陈列于大明寺;制作史可法二米脱胎漆像,现陈列于扬州史可法纪念馆;制作岳飞三米脱胎漆像,现陈列于江苏靖江岳飞祠;制作一米铜制叶问胸像,现陈列于广东佛山祖庙叶问堂。

出身名门,却不幸生于乱世。有心学画,却改行雕塑。刘渝的一生可谓跌宕起伏。

不过,面对困难,刘渝始终保持乐观向上的人生态度,终究成为一代雕塑名家,其雕塑的鉴真像、史可法像等,都已成为传世之作。

在扬州的23年,刘渝把最美好的青春献给了扬州,对扬州有着深厚的感情。原故宫博物院副院长杨新曾为刘渝作诗:“偏宜歪髻任天真,曾是扬州九怪人,雪压霜欺君自健,童心依旧最堪珍!”

也许,这就是对刘渝这一生最好的写照。

出身“名门”

战火中颠沛度过童年

1940年,抗日战争正值白热化阶段,陪都重庆,日军飞机每日都要前来轰炸。在一户从武汉避难到这里的刘姓商人家中,一位女孩在炮声中呱呱落地。为了纪念这段特殊的历史,家人为她起名单字“渝”。

说起刘渝的家世,可谓是出身名门望族,她的祖父就是赫赫有名的辛亥革命前辈刘揆一,曾与黄兴一起创建“华兴会”,是民国元老之一。而她的叔祖父刘道一也是辛亥革命的先辈,曾参与领导的萍浏醴起义,因起义失败被清政府杀害于长沙浏阳门外,年仅22岁,是留日学生中因反清革命被杀害的第一人,也是同盟会会员中为革命流血牺牲的第一个烈士。

而刘渝的母亲也是出身名门,其祖父辈多人在清朝做过官,有人还曾参加过“戊戌变法”,祖父曾经是“鉴湖女侠”秋瑾的老师,而刘渝的舅舅也曾是抗战的老兵。

虽说出身名门,但生在战火纷飞的乱世,注定刘渝的童年也是颠沛流离的。出生后不久,为了让她远离战火,舅舅就把她送到老家湖南湘潭,在这里,姨妈用米汤养大了她。

抗战胜利后,一家人迁回到武汉,父母又把刘渝接回到了武汉的家中。不过,不久后,解放战争又爆发,刘渝再次被送回老家,住在当地为其叔祖父刘道一建的“刘烈士祠”中,在这里上完了小学。解放后,一家人又回到了武汉。

就这样,在不断的颠沛流离中,刘渝慢慢长大。

家道中落

无钱学画,无奈改学雕塑

现在,很多人都知道刘渝是雕塑名家,但有些人不知道,一开始,刘渝是学画画的,其油画作品造诣非常高。

在很小的时候,刘渝就表现出了与艺术结缘的天分,小时候的刘渝,就喜欢在地上“乱涂乱画”。上中学时,他更是疯狂喜欢上画画。有一次,在上课时,刘渝居然开了小差,趴在桌子上画起了正在上课的老师,很快就被老师抓了现行。不过,这名和蔼的老师并没有责备她,而是说:“画得还不错,蛮像的,不过下次不要这样了。”

这虽然只是一个小插曲,但刘渝认为,老师给了她很大的鼓励。

由于热爱画画,初中毕业后,刘渝考上了当时武汉的“中南美专”,不过很快,这所学院就迁往广州,改成了“广州美术学院”,刘渝也随学校到了广州。

刘渝学画,要买很多纸张和颜料等,需要花很多钱。而当时,家里已经家道中落,父母“成分”又不好,所以家里并没有钱负担她的费用。没办法,刘渝决定改学雕塑。“因为雕塑不用花钱,搞点泥巴来就行了。”

当时,雕塑还是一门新鲜的艺术,学的人少,被称为是艺术中的“重工业”。“整天和泥巴打交道,脏兮兮的,还要爬上爬下的,比较苦,一般人不愿学。”

不过,刘渝却学得非常认真,并且乐观,积极向上。她的同学,著名美术家林墉曾撰文这样回忆刘渝:“那个年月,歌同唱、舞共赏,几多欢语哪能忘……刘渝这人,重感情,有义气,胆子大,无畏惧,气势如男子,豪迈敢冲天!小小个子,谁敢量衡?”

结缘扬州

23年美好青春在扬州度过

1965年,刘渝在广州美院毕业,被分配到扬州玉器厂工作。从此结缘扬州。

当时,刘渝只有25岁。来扬州后不久,“文革”爆发,由于她的出身以及敢于直言的性格,很快她就受到了冲击。“当时孤身一人在扬州,一个亲人也没有,叫天不应叫地不灵,确实是度过了一段很艰难的岁月。”后来,刘渝的丈夫方思也调来扬州工作,刘渝的日子才好了一些。

虽然生活遇到一些困难,但是刘渝在工作上却是非常认真。来到扬州玉器厂后,刘渝发现,当时工人普遍文化不高,导致审美受限。所以她在艺术学校里,着力培养学生们的审美观,讲解人物造型的要素,非常受学生们的欢迎。目前扬州玉器界很多大师级别的人物,包括国大师顾永骏,都曾是她的学生。

当时,在扬州,接受过专业雕塑美术教育的人还非常少,比较知名的只有两个,一个是刘渝,还有一个是张世椿。

由于高超的专业水准,省内很多大型历史雕塑活动也开始找到刘渝。包括南京长江大桥雕塑群,南京以及扬州的“收租院”雕塑作品,刘渝都参与其中。

不过,这其中的酸甜苦辣,也许只有刘渝自己才能体会。在参加南京长江大桥雕塑群的工作时,刘渝正怀有身孕,她必须要坚持爬上几层楼高的雕塑上进行工作,有一次,她踩在一个人物雕塑的肩膀上工作时,雕塑肩膀突然断裂,幸好刘渝反应快,及时抓住了身旁的一个脚手架,才没有掉下去。“好几米高,下面全是钻头,钉子等杂物,要是掉下去了,不但孩子没了,我的命也难保。”回忆起来,刘渝至今仍心有余悸。

1987年,由于身体等多种原因,刘渝离开扬州,到广东佛山佛山大学任教。至此,她足足在扬州生活了23年。“可以说,我把人生中最美好的一段时间献给了扬州,扬州是我人生的一个重要地方,在这里,我尝尽了人生的酸甜苦辣。”刘渝这样说。

经典之作

成功复制日本国宝鉴真像

刘渝一生创作雕塑作品无数,但最经典的一个作品,莫过于复制鉴真像了。

上世纪70年代末,中日两国都有意恢复邦交正常化,在这个背景下,有关部门促成了奈良唐招提寺鉴真干漆像回国“省亲”。1980年4月,鉴真大师干漆夹纻像回国“探亲”,在扬州和北京两地展出,一时轰动全国。

鉴真像在扬州展出前,有关部门提出,想复制一尊鉴真像,放在扬州大明寺中。由于当时大家认为刘渝雕塑水平最高,所以最后这个任务就落在了她的身上。

接到这个任务后,刘渝是既兴奋又忐忑,鉴真像在日本被视为“国宝”,民众想看一眼非常难,而这次在扬州展出,也是放在玻璃罩里面的,由于看展的人人山人海,大家只能排队从鉴真像前匆匆一过,不能逗留,根本没时间细看。

为了完成任务,刘渝想了个办法,她偷偷躲在离鉴真像不远的一扇门的背后,“偷看”了好几次。回去后,刘渝马上带着几个学生,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做出了一个小样,然后送给日本方面看。日本方面看了以后,认为很不错,所以就特许给了她们专门的20分钟时间,近距离观察鉴真像。“当时我们戴着口罩进去的,工作人员把玻璃罩打开让我们看,我边看边用笔素描,记录了各个部位大概的尺寸,以及一些细节。”

回去后,刘渝开始正式着手复制鉴真像,很快,作品就出来了。各界人士观看后,都不绝赞叹“像!真像!”连当时的日本唐招提寺主持森本长老也赞不绝口,认为这个复制像与原件最像。

鉴真像让刘渝“一战成名”,之后,很多重要的雕塑工程都找到了她。1984年,刘渝又接到一个重要的任务——为扬州博物馆创作一尊干漆“史可法像”。

与鉴真像有“原件”可以参照不一样的是,此次做史可法像,完全是“凭空”制作。所以难度并不比做鉴真像小。为了做好这件作品,刘渝查阅了大量的历史资料,请教了多名对史可法有研究的历史专家学者,可谓是费尽了苦心。

历史资料表明,在国家危亡时,史可法当时的处境是明知抗强敌必死的后果,但他仍临危不惧,在交代完后事后慨然赴死,其悲壮、其刚烈感天动地。“我在塑造他时,设身处地理解他在国破家亡时的自我选择,才能在作品中表现他大义凛然、从容赴死的心理,以及无力回天的苍凉心理和悲壮心情。”回忆起这个作品的创造经历,刘渝表示,在作品完成的过程中,她自己的心灵也受到了一次新的洗礼。

正是因为这种心灵的投入,最终,作品做出来后,受到了各界人士的赞赏,史可法后人也给予了好评。有人评价说,这尊像就像是一部史可法的传记,意味深长,感人肺腑。

此后,刘渝又完成了多座经典雕塑名作,如陈列于江苏靖江岳飞祠的三米脱胎漆岳飞像,到了佛山后,她又创作佛山武术家“叶问像”,受海内外叶问弟子认可。

老骥伏枥

七旬高龄致力于历史宣传研究

离开扬州后,刘渝来到广东佛山任教,继续从事美术相关工作。不过,到了退休以后,刘渝开始越来越多地进行历史的研究。

“其实并不矛盾,因为我创作的很多雕塑作品,都是历史人物,或者是反映历史事件的,这就要求我必须深刻去了解历史,比如我雕塑史可法,我就必须要深入了解到他当时所处的历史背景,才能反映出他当时那种大义凛然的气概;而雕塑岳飞像,我就必须去读懂岳飞当时那种忧愤的心情。我对历史本来就很感兴趣。”

最近几年,刘渝主要致力于辛亥革命这段历史的研究与宣传,为了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她创作了雕塑作品“辛亥三杰”,分别是孙中山、黄兴、宋教仁的雕像。而在佛山,她还多次举办了关于辛亥革命题材的艺术展。

这次回到扬州,刘渝也是准备国庆期间在东关街馥园中的孔子书画院举办辛亥革命艺术展。大量的文献、画作,都是她从佛山运过来的。

“为什么要搞这个展览,一方面我也是辛亥先烈的后裔,所以我也收集了关于刘道一、刘揆一的一些书信、画像,我也愿意拿出来共享,也以此来纪念我的祖父和叔祖父;另外,辛亥革命是影响中国历史的一件大事,我认为有必要让更多的年轻人了解这段历史。”

刘渝告诉记者,虽然她已经年过70了,但只要还能走得动,就会继续为艺术做一些事情,为历史做一些事情。

谈扬州情结

我把人生中最宝贵的青春给了扬州

记者:你在扬州工作生活了很多年,离开扬州后,人虽在千里之外,但仍心系扬州美术事业的发展,此次回扬州举办展览,对扬州有着怎样的情结?

刘渝:广美雕塑系毕业后,我是1965年被分配到扬州玉器厂工作的,当时我25岁,后来得了很严重的关节炎,夏天都得穿棉裤,后来有机会调到广东,我觉得那里的气候更适合我,我就在1987年离开了扬州,当时47岁。

在扬州,我阅读了有关鉴真的书籍,鉴真不顾路途的遥远与艰辛,不惜六次东渡日本,五次失败仍舍生忘死终于到达彼岸的壮举,让人肃然起敬,我很受感动,我觉得我有责任为他做点什么,于是,我就创作了鉴真第五次东渡的场景。1980年,唐招提寺住持森本孝顺奉鉴真漆像“回乡探亲”,扬州大明寺因此得以重修,成为中日邦交史上一件大事,其间,日方称,如果中国没有人能够复制鉴真像,他们就送我们一座复制像,当时我一心想着,我一定不能给扬州人丢脸,不能给中国人丢脸,经过前后一年创作,我负责的鉴真像复制得到了日方的认可,那一刻我悬着的心才放下来。后来我又创作了史可法像,通过作品传达出史可法大义凛然的精神、从容赴死的苍凉心理和无力回天的悲壮,得到了专家和史可法后裔的认可。

可以说,我把人生中最宝贵的青春奉献给了扬州,对扬州有着特殊的情结,离开扬州后,我也经常回来,这里有我的很多老朋友,每次来都能感受到扬州日新月异的变化,越来越精致了。

扬州是我的第二故乡,所以,我将自己多年的艺术成果以及先生的遗作,一起拿到扬州举办雕塑绘画展,也是向扬州人做一次集中汇报。

谈扬州工艺

灌输理论使人体刻画形象生动更具美感

记者:你在绘画和雕塑的艺术园地里孜孜不倦地耕耘,也在扬州培养了很多人才,不少你的学生如今都成了工艺美术大师,你觉得扬州工艺美术需要哪些“营养”?

刘渝:我是扬州工艺美术界第一位被国家分配来的女大学生,与工艺美术教学结缘,我在雕塑上追求造型的严谨和形象内涵的准确性,我就在厂内开办的玉器学校传授美术理论,上课的时候我画图讲述人体解剖和人体结构知识,使他们知道人体的比例、结构,关节部位哪些能动,以及人体运动的规律,他们知道了这些常识,才会将人物刻画得栩栩如生,更具美感。

看到扬州工艺美术行业后继有人,我很开心,我希望他们能够对艺术深入研究,并在作品中呈现出艺术之美。同时,也需要引进人才,灌输新鲜血液,在传承的技术上不断创新,不断与时俱进,尤其是从事玉雕这一行,还要有足够的耐心,一点一点地磨出精品。

当然每次回到扬州,我也会和老朋友们相聚在一起畅谈扬州雕塑事业的发展,展望扬州雕塑事业的未来。

谈辛亥情结

作为辛亥后裔,我有责任讲述这段历史

记者:在这次雕塑绘画展中,你为什么会特意将一个展厅讲述辛亥革命史呢?

刘渝:因为辛亥情结吧!这和我的家族史密切相关。我的家族里不少人参加了辛亥革命,例如刘道一,是辛亥革命志士,他是留日学生中因反清革命被杀害的第一人,也是同盟会会员中为革命流血牺牲的第一个烈士,他又是我的叔祖父,我对他是有一种特殊情感的。我在塑像中尽量表达他年轻生命中的爱国激情和淳厚、朴实的品格、个性。有人评价我“天生有历史感,有先烈的骨气”,我也认同这一观点。

2000年,我退休后,有了自己的时间,作为辛亥后裔,我觉得我有责任通过各种方式讲述这段历史。我不仅收集了大量相关资料,对近代史进行研究,为了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我还花了三年时间搞艺术创作,例如创作了油画《辛亥先驱——刘揆一夫妇》等,并在2011年自筹经费举办了《纪念辛亥百年雕塑油画图文展》,在自己的工作室开展。这次是精选了其中的一部分史料,以及辛亥革命题材的雕塑绘画作品,拿到扬州与扬州人共同分享,使更多人了解这段历史。

朋友眼中的刘渝

她能雕镂出生命的深度

对于此次刘渝来扬州举办雕塑绘画展,市美协主席陈忠南非常热心地牵线搭桥。“我和刘渝还有她的丈夫方思是几十年的老朋友了,她在扬州工作了20多年,默默耕耘,具有不少艺术成果,扬州很多人都记得她。”陈忠南说,“刘渝是一个很直率的人,她是扬州工艺美术界第一位被国家分配来的女大学生,在专业方面很强,当时,像她这样的专业人才不多,她离开扬州的时候,我们可以说是忍痛割爱,因为她得了很严重的关节炎,回到南方更适宜。”

陈忠南告诉记者,当时扬州的工艺美术行业,几乎都是师傅带徒弟的传授方式,以民间艺人居多,刘渝到扬州玉器学校当老师,传授了院校里的人体解剖、人体结构知识,以及很多美学的理念,培养了一大批人,使扬州的玉器行业得到了提升。

“她说这次是带着自己的作品来给扬州的老朋友汇报。”陈忠南说。

雕塑和绘画都属于空间造型艺术,但绘画是二度空间的平面造型艺术,雕塑是三度空间的立体造型艺术,好的雕塑作品能雕镂出生命的深度,在著名画家、美术史论家薛峰眼中,刘渝的雕塑作品,就是塑造出自然美和艺术美的完美综合。

2004年,在佛山科技学院,不锈钢题材的“搏”,线条塑造出两个足球运动员抢球的瞬间,洗练成有震撼的力度……薛峰认为,眉宇之间刻画出性格,刘渝的作品彰显出一种典雅、沉着、醇厚、质朴,极富力度感,她是艺术创作中的女中豪杰,是一个“巾帼不让须眉”的卓有成就的女雕塑家。

学生眼中的刘渝

她对扬州玉雕

影响很大

国家级工艺美术大师顾永骏,在业内被称为“山籽雕第一人”,但是,回首他的玉雕创作之路,他感叹,刘渝对他的影响很大,“她将学院派知识植入玉雕创作之中,对我们玉雕的创作非常有用”。

至今,顾永骏还是很清晰地记得,1965年,刘渝被分配到扬州玉器厂工作,她给玉器学校的学生上课,当时20多岁的顾永骏每天晚上都去听刘渝和陈咸益这两位老师的课程,“她将学院派的人体解剖、人体结构的知识灌输给我们,这些知识对于我们而言非常新鲜,也非常实用,从那时候起,我们将理论与实践相结合,做的玉器产品更加生动,更具有美感。”

顾永骏说,当时,为了使学生们将人物的结构做得准确到位,刘渝一般会将红色娘子军、白毛女等题材的泥稿做出来,提供给学生参考,“我们就根据她做的泥稿进行创作,她也不断对我们进行指导,一遍一遍地调整,怎样将人头、五官位置准确地刻画出来,我在玉雕这一行的不断进步,与她的教育密不可分!”

扬州雕塑家韦光华告诉记者,他进入雕塑这一行就因为刘渝。

“以前,扬州学雕塑的人并不多,刘渝培养了不少学生。”韦光华说,当初,在扬州市工艺美术研究所,刘渝开办雕塑培训,“过去传统雕塑不讲究人的比例、结构,但是,她传授了关于人体方面的知识,受其影响,扬州工艺表现力更丰富,设计的雕塑也更具美感。”

而今,回首往昔,最令韦光华感动并记忆犹新的是,他负责创作扬州市第一座城市雕塑“扬州鹤”期间,刘渝给予了很多指点与帮助,那段难忘的师生情,至今留在韦光华的记忆中。

记者手记

不服老 爱“折腾”

此番重回扬州,刘渝准备举办一场关于辛亥革命的雕塑、绘画艺术展。当记者在东关街馥园孔子书画院找到她的时候,她正在忙着布展,虽然已年逾70,仍然是精神抖数,凡事亲力亲为。而交谈起来,更是思维敏捷,几十年前在扬州的往事、故友,都能记得清清楚楚。

刘渝现在不担任任何“职务”,但是她却一直在忙,为艺术,也为历史。她说,她从小耳濡目染,培养出了她耿直开朗的性格,也造就了她的历史责任感。也许在很多人看来,这把年纪还出来办展览,纯粹是“折腾”,但在刘渝看来,既然还能跑得动,就应该发挥余热,为社会做一些事情。

也许,只要有一颗年轻的心,人人都可“不老”。

国家美术考试网:www.360mkw.com,国家美术考试QQ群:85064453
 

【国家美术考试网(www.360mkw.com)】编发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 验证码:
  • 国家美术考试信息平台    一切为了美考生、为了美考生一切    苏ICP备10225140号-2    国家美术考试QQ群85064453
  • Copyright © 2009-2012     国家美术考试网版权所有,严禁仿冒或者复制镜像、转载本站文章务请注明出处 
  • 服务热线:15995249948,服务信箱:net#360mkw.com(请将#换成@),联系地址:江苏省无锡市棚下街120号,技术支持:帮趣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