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晓夫:我作画之点滴

信息来源:国家美术考试网 ┊ 作者:www.360mkw.com ┊ 发布时间:2013-10-17 08:59:35
    【国家美术考试网(www.360mkw.com)】讯:我作画之点滴——俞晓夫艺术随笔,据国家美术考试网(www.360mkw.com)专家介绍,具体如下:

  一

老朋友李斌戏称我的画是脚踏西瓜皮,滑到哪里是哪里。我认为说得形象,是这样的,但我自己还要补充道:我同时又是很理智,很周

    【国家美术考试网(www.360mkw.com)】讯:我作画之点滴——俞晓夫艺术随笔,据国家美术考试网(www.360mkw.com)专家介绍,具体如下:

  一

老朋友李斌戏称我的画是脚踏西瓜皮,滑到哪里是哪里。我认为说得形象,是这样的,但我自己还要补充道:我同时又是很理智,很周密的。

我作画没有草图、色彩小稿这个步骤,而是挑一个心情好的日子直接上画布,哪怕就是再大尺幅的画也是如此。圆通的人会说我是胸中自有丘壑,其实不是,因为画画是不看过程看结果,所以这个说法不成立。一般来说,我在投入创作之前也是要热身的。比如说有可能的话,先画习作写生,熟熟手。或者东翻西翻,主要是翻摄景画册,希望在里面能够找到可供提示的东西,譬如光影啊、气氛啊、质感啊什么的。或者是人物或动物在灵动状态下的一种神情和结构。偶尔也会翻翻画册,但很少。这样想想翻翻看了几天,其间顺便在画布上做做颜色底子。等到稍干后便开始我梦游一般的工作。这个时候我往往画得飞快。但都是行色匆匆不作肯定,涂改得也非常厉害,似乎是故意要那么做,大乱达到大治。挪动移位,正过来倒过去的几经反复。黑白后再颠倒黑白。一个刚站立的人,立足未稳,突然又被我绊倒,然后看看有点冤枉,再扶起来。或者第二次被打倒。背景和气氛也是这么来,一直要找到我所需要的为止。往往与此同时,构思的体现也开始初露端倪。再看看画面,整个一个建筑工地,凹凸不平,烽烟四起,但我喜欢这个局面。



休息几天,其间虽然不画,但若即若离。心里在绕着画转圈,心情是喜忧参半。一方面是等干,另一方面是让自己静一静,作壁上观。宏观的审视自己的画面。判断会不会出现麻烦,能不能克服?不能,有什么应变措施。如要大动干戈,我的有生力量够不够?不够,如何借东风?大约一周后,第二个阶段的工作开始,首先是色彩调整,主要是大区域之间的合作,着眼点放在平衡和协调上。在这方面我很重视张正刚的经验,他在色彩调子的把握上有足够的耐心和细腻的微调能力,接下去是作清理战场的工作,也就是取舍。画面虽然杂乱,但不乏有许多偶然得来的精彩之处,而一个画面一般不需要太多精彩,太多了会散。瓶瓶罐罐太多,必然影响器局。我只能忍痛送走一个个爱将。大丈夫做大事,岂能贪恋雕虫小技。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取舍定当后,心情大好,一时竟似闲庭信步,余下之细活,慢慢收拾,自然就不在话下了。



我是讲究用笔的。我以为,好的用笔都是自然流露,兴致所至,故常常在似与不似间,在偶然中巧夺天工。我喜欢抒发,自然就流畅;我喜欢随意,自然就天趣;我喜欢豪放,自然就爽快;我喜欢内敛,自然就收得住。我以为在一个画面里,好的用笔不必笔笔皆拾,一来是弄得太琐碎,心情也要变坏的,二来是只要能够下酒,有点菜也就够了。另外,我习惯用扁鬃的笔作画,可以用其各个角度,使画面出现许多有趣的变化,让我得心应手。调色刀是我的另外一支笔,是我不可或缺的得力助手,是我持法里的灵魂。它可以帮助我在修改的同时及时转入反攻。我以为我的用笔和中国画传统写意没有必然的联系。我以为在油画塑造上,处理边缘是至关重要的,是不是行家里手只要看一看边缘处理得怎样,便可一目了然。凡古今中外绘画的大家,再怎么潇洒,碰到边缘线总是十分地当心,只能规规矩矩地下大力气,丝毫不敢怠慢。我曾仔细观摩过弗洛伊德的多幅原作,我发现这位大师画起来尽管是纵横驰骋,但唯独在处理人物和背景之间是小心翼翼的不敢放肆。我见他经常用2号笔沿着边缘线作机械的衔接,看得出是一丝不苟。处理边缘线是牵一发而动全局的活儿,如稍有失当,露出一点破绽,哪怕是一点点也将是前功尽弃。当然,如果你是故意卖个破绽,那是另外一种境界,不在此说。
  体积。简单地说,你作画的物体的各个部位在空间的什么位置上,空气的包围程度如何?现在的画法很多,未必要十分重视这个问题,我的画法没办法,只能讲究之。
  质感。在油画里画出各种物体的质感不算太难,它仅仅属于基本功的范围。难的是你要画出你自己精神品质的质感,我常常会将皮肤画成皮革,将布料当成铁皮。总的来说,我喜欢魔幻般的质感,它有利于我进入梦境。
  构图。由于我过去画过许多插图和连环画,应该说是谙于此道。但还是有人认为我的油画像插图,说明油画构图能力还不算好,我就听一听,注意了。稍一摆弄问题就解决了。我以为插图的全部趣味在于倚重构图,而油画的全部趣味并不太倚重构图,区别就在这里。不过话说回来,油画画得就算像插图,又怎么了?现在是什么年代,已到这地步了,却还要苛求我,怎么不说我也是一种解构呢?再说美国的安德鲁·怀斯、费欣,法国的德加、巴尔蒂斯等等当代油画家,他们画里的插图味道决不在我之下,为什么没人说他们?
  默写。其实我是个默写风格的画家,几乎不用什么资料,更不会将大师的画册置于己旁。一来,大师向来是不救急的,而且你就是亦步亦趋,也只能算作临帖。二来,将军临阵怯场,乃兵家之大忌,如果我这么做就是对自己的一种亵渎。
  在我还是业余画家的时候,就画过不少文学插图和连环画,后来大学毕业做了职业画家后,又延续了一段时间,创作总数大概不下几千幅吧。练就了一手默写功夫,且又涉足各种风格样式(漫画、线描、黑白画、版画、彩色水粉等等),又成全了综合能力,我的油画创作之所以能够做几次三番的大幅度调整而毫无惧色,靠的就是默写和综合能力。我的油画其实是一种谋略,是将军之运筹帷幄。我喜欢置之死地而复生,我喜欢横扫千军如卷席。

国家美术考试网:www.360mkw.com,国家美术考试QQ群:85064453
 

【国家美术考试网(www.360mkw.com)】编发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 验证码:
  • 国家美术考试信息平台    一切为了美考生、为了美考生一切    苏ICP备10225140号-2    国家美术考试QQ群85064453
  • Copyright © 2009-2012     国家美术考试网版权所有,严禁仿冒或者复制镜像、转载本站文章务请注明出处 
  • 服务热线:15995249948,服务信箱:net#360mkw.com(请将#换成@),联系地址:江苏省无锡市棚下街120号,技术支持:帮趣网
  •